• 登录
  • 注册
站内综合搜索:
标签云:
  • 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 您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正文

    夫妻争执的文化与体制性原因

      编辑: 日期:2015-12-15分类:日记 阅读:10 Views共8749个字
    正文内容

    学校教育从来不曾告诉我们「男人和女人对人生与婚姻有著截然不同的期待」,也从来不曾告诉我们如何去经营一个有意义,值得每一个家庭成员去珍惜、怀念的家。而坊间有关婚姻与亲子教育的书籍,不是流于痴迷的幻想,就是流于太技术化的处理,没有办法提供我们一个意义深远的愿景。于是,男人从家庭出走,靠著事业上的成就去满足他的成就欲与野心,而女人则在家当怨妇(或园区寡妇)或花枝招展地四处打发无聊时间。家,原本可以是一个情感最浓密、最贴心、最能满足人的创造欲的地方;但是,它却沦落为「人人都有一个,却没有人知道该怎麽办」的地方!
    Part I:娶某(妻)师傅,养妻徒弟 ―― 河洛俚语
    恋爱的激情是迟早会过去的,不管婚前是不是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假如我们不懂得在恋情的基础上,将爱情转为更能持久的「夫妻恩情」与「知心朋友」,夫妻间将会只剩彼此的怨怼,这是夫妻吵架以致最后变得冷漠的关键因素之一。

    夫妻是必然会吵架的:两个从不同家庭出身,婚前婚后都必然要有不同生活经验的人,绝不可能靠一纸结婚证书和一场盛大的婚礼,就彻底消除两人间长期不同生活经验所累积下来的歧异。

    婚前婚后最大的差异就是:婚前不需共同作每一个决定,婚后每一件事都必须要共同作决定,共同承担后果。大的如:子女教育与各项花费的决定,小的如要不要回娘家或夫家,都可以因为必须共同作决定且共同承担后果,而激化两人潜在的价值差异与文化差异。

    除此之外,恋爱时有许多假期和休养生息的时刻,你通常是在心情最好的时候约会,也只要在约会时迁就对方。约会一结束,就可以各自回家去休息,去纵容自己,去享受跟对方不一样的心境与生活习惯。但是夫妻是每天廿四小时,全年无休。吵架以后,不敢回娘家(否则衝突会再升高),不可以心情不好(否则会被怪罪「老摆一张臭脸」),又不可能马上摆出笑脸(心情转不过来,也不愿意让对方误以为自己理亏或好欺负)。连一点缓衝的时间或空间都没有!

    更不幸的是,坊间流行的许多夫妻互动模式都建立在谬误的观念上。譬如,要求「夫妻一体」,因而期待对方爱自己的亲长有如亲生父母。其实,情感是数年生活经验累积而成,不可能因为结婚而自然的转嫁到对方父母身上。因此,这种「夫妻一体」的期待根本没有任何现实的基础,但这种期待却经常成为夫妻口角与彼此怨怼的重要原因,使得夫妻关系变成「兼併与消灭的过程」。

    再更加不幸的是:我们既没有能力从自己的遭遇裡体会到夫妻争执有其外在原因,不是「遇人不淑」的结果;另一方面,电视剧裡恩爱夫妻的假象更强化我们那种「遇人不淑」的哀怨,所以对于对方更加满怀怨气,老以为换个对象结婚就不需要这麽辛苦。因此,没有办法「甘愿」地去努力面对彼此的差异,费心地去寻求彼此调适的办法。

    即使我们有时候愿意费力去配合对方,我们也常常只看到自己的苦心,而在不自觉间把对方的努力当作「理所当然」,丝毫不加珍惜。心情不好的时候,更经常把对于对方的「期待」当作是对方的「义务」去加以要求。譬如,两个生活差异那麽大的人,本来就很难随时随地都知道对方的心思,但我们却经常蛮横地责怪对方「你就不会替我想一想吗?」

    尤其当我们因为家务或职场压力而心烦气燥时,更经常以极为蛮横的方式要求对方、责备对方。对方的温柔与体贴变成是「理所当然」的义务,而我们对配偶的粗暴横程度,如果录影下来,真的会让自己和友人都瞠目结舌,无法置信。可是,我们永远都只知道自己的委屈,却看不到对方的委屈。夫妻两本帐,每个人都觉得对方理亏,却没有警觉到:我们对待最亲密的人时,往往远比对陌生人粗暴无数倍!

    偏偏,出门在外时,只看到别人夫妻恩爱的镜头,却从来不曾警觉到:每对夫妻当然只有在彼此心情都很好的时候才会一起出门,谁会在吵架的时候一起出门?只看到别人的恩爱而看不到别人的争执,反过来,又只看到自家的争执而看不到自家的恩爱。心情不好时,怨叹更深,却从来没警觉到这是「用自己创造的幻象在折磨自己和配偶」。

    雪上加霜的是:这个社会裡早就创造了太多「夫妻义务」的刻板模式,逼著夫妻间去履行许多毫无必要却只会增加摩擦的「义务」。一个想爬山,一个想逛街,偶而各走各的不是很好吗?但是,想都不敢这样想,反而直觉上觉得「这样各走各的,岂不是像离婚一样?别人看了会怎麽说?」偏偏「别人」又儘是一堆「樱樱美黛子」的无聊人,看到你们各走各的,有人会交头接耳,有人会神色怪异地探问,有人会乾脆蜚短流长!弄得夫妻间整天被绑在一起,彼此都是对方的牢笼。

    Part II:当夫妻是要学才会的!家庭是要用心营造才有成的!

    要跳出前述代代相承的婚姻模式,首先要觉悟到:恋爱的激情是注定无法持久的,换对象只是重複过去所有「兴衰起落」的模式而已。但是,如果有正确而合乎人性时然的期望与对待,恋爱的激情有机会通过两人共同的努力,被转化为澹然却更能持久的「恩情」。其次要彻底体认到:夫妻吵架,有许多问题出在整个社会既有体制设计上的不合理,以及整个社会流行的谬误成见,而不见得是「遇人不淑」。要觉悟到「换个结婚对象说不定还更糟」,才会痛下决心来面对婚姻中的各种问题,经历各种繁複的挫折去寻求彼此最佳的互动模式。

    彻底放弃用「义务」或「理所当然」的态度去要求对方,责备对方。重新回到「没有一件事是理所当然的」的原点,回到「准同居关系」和「合伙人」的立足点上去,彼此解除对方所有的婚姻「义务」,然后我们才会重新看到对方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深切体会:既有婚姻制度充满著不合理、不自然,以及不合人性的地方。要敢于突破既有婚姻制度的不合理规范,不需要坚持的「义务」都该积极地在对方的同意下予以解除,根据两个人的独特性,重订适合两人的「婚姻契约」。(婚姻制度竟然可以像「贩昔」一样地「量产」,完全不顾及「每对夫妻都不同于其他夫妻」的事实,真的不可思议!)譬如说,绝不可以要求配偶像你一样地爱你的家人(除非你自己真的做得到)。和朋友约会时,让配偶完全自由地选择他要不要一起去。

    放弃「夫唱妇随,如胶似漆」的美丽谎言,重新认清:夫妻在婚前是具有不同文化、价值与家庭背景的两个人,在婚后也还是两个人。夫妻只是「相交而不共线的两条线」(这总已经远比「不共线、不平行、也不相交的歪斜线」好太多了吧)。在「求同存异」的原则下,尊重对方的差异性与独特性,尝试彼此了解而不要彼此干预。让夫妻成为联盟或合伙关系(各自保持其独立性),而不要变成「併吞」或「侵占」的「封建关系」。

    偶而夫妻各走各的路,不需要两人整天「裤带结在一起」。只要对方坚持而又不是明显的不良嗜好,就让他保留婚前的兴趣与价值。这样,才有机会解除一部份夫妻间没必要的压力与紧张关系。

    随时要坚信并记得:「每个人都必然最清楚自己的牺牲,而不太清楚对方的牺牲,因此夫妻间的帐永远算不清楚 ⎯⎯ 其实也没必要算清楚。」这样,才不会老钻牛角尖,老以为对方欠自己的多。

    吵过架后要记得:「夫妻间没有什麽输赢,也没谁欠谁多那回事。」假如一定要谈公平,能力强的人要担当比较多。所以,为了一个更好的家,能担多少担多少。担得多的能力强,这才是夫妻间真正的输赢。要赢在担当的能力上,而不要赢在面子上。

    想清楚并紧记在心:夫妻婚前是价值与文化相近(却不相同)的两个人,有不同的生活经验与背景,而且婚后除了有限的时间外,绝大部分时间是在不同的场域与心情下,做不同的事,经历著不同的心路历程。因此,绝对不要期待对方是你肚子裡的蛔虫,可以未卜先知地知道你的心事。有事要用说的,不要老是怨对方猜不到,或者没有整天想著你。(他要真整天想著你,才真的有病!)

    能捨才能得,把夫妻间所有美好的假象与没必要的「义务」都给捨弃以后,我们才会发现夫妻间早已享有远远超过一般朋友的「恩情」:生病时彼此照顾,心情不好时彼此倾听,为共有的子女奋斗、骄傲、喜悦,各出一份心力为孩子创造一个值得珍惜的家。这一切,都不是「死忠」朋友能和你共有的。反过来说,你不能期望「死忠」的朋友为你做的事,也不该把它当作另一半的「义务」,用粗暴的态度去苛责对方。

    关心的方式绝对不是只有一种,人生的理想也不是只有一种!更奇怪的是:为什麽偏偏就只有你的那一种是对的,和你的期待不一样的就一定是不值得的?让对方用他的方式关心你,而不要逼迫对方事事都用你指定的方式来表达关怀。只要生计无虞,让对方用他真心相信的方式去追求他的人生目标,而不要老是用你的方式去检验对方的理想。让他用他擅长的方式来贡献给这个家庭,不要一边用你的尺度去否定他对家庭的用心,一边又用你坚持的方式去「改造」对方。

    必须共同做出来的决定,要记得:没有人能确定怎样做一定是最好的!不要因为不知道该怎麽做最好,或者不确定对方的方法一定可行,而把你的焦虑转化为对于对方的质疑、批判、乃至于情绪化的攻击。如果你很确定自己的方式更好,试著跟他沟通;如果你不确定,心平气和地说出你的焦虑(对事而不是对人),说完就算了,不需要坚持。人生绝大多数的事情都不是人所能预料的,有哪些事我们真的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为了没把握的事争执,不值得。偏偏这又是夫妻吵架最常有的原因:两个人都不确定怎样作最好,却只知道责怪对方的议案不周全!

    最好夫妻俩人又都是用心生活的人,每天吃饭与睡前聊一聊个人对人生与社会的省思、无奈、兴奋、不满等等,让夫妻成为终身成长过程中的伴侣(我的意思只是说分享心得,而不是无条件地迎合或同意)。朋友关系才是夫妻间最能持久,最无法被外人取代的那一份情。假如夫妻像朋友,一路走来可以分享彼此的心路历程,再加上疾病与患难时的相扶持,即使别人想介入夫妻的生活,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对方。

    面对子女,各自贡献出自己最能帮得上忙的那一份力,灌溉共有的生命幼苗。这种心情故事的分享,疾病患难的相互扶持,子女喜悦的共有人,子女成长的合伙人,才是夫妻间最值得珍惜与期待的。

    Part III:四个四分之一

    绝大部分新婚夫妻在婚后一年左右会遭遇到极为严重的衝突,甚至于对婚姻感到绝望,以为再也救不起来。这个时候往往不自觉的就会想到:「因为误会而结合,因为认识而分开。」很糟糕的是,身边听他们抱怨的朋友也经常糊裡糊涂地就下结论:「他们实在结婚得太快了,还没有足够时间真正地了解对方。」

    以为夫妻有机会在婚前充分了解对方根本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在我们的社会裡(甚至在绝大部分的社会裡),我们不自觉地在「夫妻」和「朋友」之间设定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模式。面对朋友(不管多知心或亲近),我们不自觉地进入一种「迂迴谨慎、彼此尊重对方的完全独立与自主性」这样的互动模式。不管是跟对方谈什麽问题或提供什麽建议,我们不自觉地在防范「越界」。我们会机警地察觉到双方意见可能开始有歧异,我们会警觉到对方在这个歧异点上似乎有所坚持,我们会迂迴地探测对方在这个歧异点上坚持的程度,以便决定我们提出建议时要暧昧到什麽程度。因为,我们不自觉地将互动模式设定在「他为他的生命负责,我没有办法替他活,没办法替他承受后果,也就没资格叫他依我的意思做。反正,其实我对自己的主张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每个人都有他不可侵犯、不可挑战、不可以质疑的核心意义与价值。这些部分,可以说是一个人不可碰触(untouchable)的「地雷区」。在朋友的互动模式裡,因为我们自动设定在「两个独立自主,各自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并承担后果,谁有没有权利改变谁」的互动模式下(电脑术语叫做「安全模式」safe mode),因此,我们自然地从地雷区外部摸索前进,不小心触发地雷,也通常身体还在安全距离外(如果太靠近当然朋友就翻脸萝)。但是,在这样的设定模式下,我们并没有细腻地了解地雷区的内部详情,我们顶多只知道地雷区的分布范围而已。夫妻婚前的认识不可能跨越这个界线,因为他们还没有到非得「事事共同决定,事事共同承担后果」的程度。所以,婚前夫妻彼此的认识绝不可能超过对方全部事实的四分之一。

    属于朋友间可以体会的这四分之一,就是婚前彼此能相互认识的极限。而属于两人私己地带的地雷区,则也还只是夫妻间必须面对的另外一个四分之一。还有另外两个四分之一,一个是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才会遭遇并外显出来,另一个是人随著年龄的变化与人生的历练才会逐渐酝酿而成型的价值转变,这也都绝对不是婚前有办法知道的。因此,「夫妻一体」根本是一个完全没有现实依据的「想像」或「想望」。假如一结婚就想要马上因为婚姻制度的外在形式性而一步跨越四个四分之一,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不幸的是,我们对这四个四分之一的存在完全没有警觉,婚后一遭遇到第二个四分之一,就开始埋怨、委屈、屈辱、甚至开使用激烈的言词(或伤人的沉默)开始彼此伤害。因此,很多婚姻在进入第二个四分之一的过程中就已经伤痕累累,甚至于阵亡了!

    一旦结为夫妻,不但制度设计上两人突然被迫要「事事共同决定,事事共同承担后果」,甚至于我们对「恩爱夫妻」的想像,更要求彼此在情感与情绪的反应上完全一致。因此,夫妻互动模式被自动设定在「地雷区内」。我们经常因为自己对对方怀著关爱与善意,就误以为「关爱与善意使一切言行都被合理化而具有十足正当性」。因此,我们完全不去提防自己的主张可能正在严重伤害对方绝不可侵犯的、不可挑战、不可以质疑的核心意义与价值。在「夫妻一体」的口号下,我们直接站到地雷区内(很天真地以为「因为我是怀著关爱与善意,所以他不应该介意」),等对方不愉快了,我们还觉得自己在「关爱与善意」的保护伞下,而没有马上提高警觉(更糟糕的是,往往我们还觉得:我是你太太,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等到对方发火了,我们匆匆忙忙地从地雷区想退出去,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退路在哪裡,边退边触发满佈地雷区内的地雷。于是我们火大了:「我已经够委曲求全了,你还要我怎样!难道夫妻吵架都是我的错?为什麽你就从来不曾错过?」这时候对方才发现,原来他也不小心闯进你的地雷区了。你也有你的尊严、你的屈辱、以及你最珍惜的一些情分与坚持。

    在女人没有家庭地位的时代,碰到这第二个四分之一的衝突时,通常只有一个人重伤(女人),因此男人很少觉得需要调整他们自己的步调。在这个女人也有家庭地位与自主性的时代裡,一旦遭遇到第二个四分之一的衝突时,两败俱伤的场面是最常见的。因此,我们父母那一代许多夫妻在晚年都彼此懒得理睬对方 ⎯⎯ 哀莫大于心死。在廿一世纪的今天,要不要去熬过这第二个四分之一所引起的衝突,经常严重地考验著婚姻中的双方。最悲哀的当然是:一个已经心死,一个完全不知其所以然地想去挽回(而且严重地欠缺技巧与对事态的掌握,继续用令人厌烦的质问、逼迫、责备、否定或质疑对方人格的方式,在强化对方的伤痛与离去的决心)。

    最好的状况,是双方警觉到第二个四分之一的存在,放弃「夫妻一体、同甘共苦」的理论,坦白承认双方不仅有价值与文化上的差异,甚至于对彼此的第二个四分之一简直一无所知。然后,不要再强调对方有义务知道你的这个四分之一,也不要再埋怨(要埋怨的话不如离婚算了,这样彼此折磨,对谁好)。踏踏实实地面对问题,从新自觉地把互动模式调整到「知心朋友」的设定状态,机警而迂迴地,由浅入深,彼此表白,说明对方在哪些时候(用什麽样的方式)侵犯了不可侵犯的地方。甲倾诉时乙要完全放开「是非对错」的考量,不插嘴不质疑地倾心听完对方的话。反过来说,乙倾诉时甲要完全放开「是非对错」的考量,不插嘴不质疑地倾心听完对方的话。千万不要又无知愚蠢地以为「夫妻一体」,在地雷区内和对方争执他最坚持的东西是对或错。

    属于一个人的核心信念的东西,只能靠他自己改,另一个人绝对没有权利去强迫他更改。我常提醒人:「他是上帝用祂的权能造的,上帝要把他给造成这个样子,你以为自己是谁,竟自以为可以改变上帝所做的功?」换个现代性的说法,除非你在移除他的价值信仰后,马上可以给他换上一整套他能当下心悦诚服的完整价值体系,否则你叫他在核心信念被除后,靠什麽样的支撑去过活?即使是夫妻,也不可以用逼迫或「义气凛然」的方式叫对方撤除他的核心价值与信念。怀著爱与关怀也不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生命就是以有机的方式逐渐变化的,他绝对不接受突兀的变化,即使是为了真理也做不到!因为,他在生活,他不是在耍嘴皮、讲道理、写文章!温血动物要改变体温都很难,何况是一个人花了几十年累积出来的价值与信念!

    假如你们真的可以彼此有这样的认识与尊重,遭遇到第二个四分之一的衝突时,首先彼此先倾听,确定不但真的弄清楚了地雷区的地理位置,还知道它的内部机关设计与触发程序,就该像对待「知心朋友」那样子地拿捏分寸,适可而止地让对方保持著他最真心的价值与情感(即便你是大大地不以为然或觉得荒谬异常)。古典用语裡,这叫「相敬如宾」、「不可轻狎」。假如你确实以为他所坚持的「又不是最好的」,那为什麽不能接纳「次好的」?假如你确实以为他所坚持的是「罪恶的」,那你倒真的只好在离婚和「逼他悔改」之间选一条路走了(不过,他要能悔改,早被他父母师长朋友给改造了,还会留下这个工程给你吗)。很多女性都像疯了一样,觉得丈夫的坚持或理想太「幼稚」、「不负责任」、「自欺欺人」,就使尽一切力气要用「爱情」来「改造对方」。结果,丈夫马上就后悔说「讨的原是个温柔的太太,怎麽一回家就比我妈还唠刀」。

    从「恩爱夫妻」要回到「知心朋友」的过程常让许多人不能适应,尤其那些看太多言情小说,一厢情愿地满怀憧景,又完全没有能力看到事实的人而言,更经常是「满怀善意」或「义之与比,虽千万人吾往已」地想要「改造对方」。这根本就是一种「兼併与消灭」的夫妻关系。不要以为你对,你有道理,只要是强人所难,就是霸。你做得再有道理,顶多也还只是「善霸」一个。为了不甘心做「知心朋友」,而搞得「玉石俱焚」,真的值得吗?到头来还骂对方「负心」、「不负责任」,难道真要对方把血淋淋的心肝剖给你看,才会知道夫妻不和必然同时受伤惨重、奄奄一息吗?(除非,根本你一开始就嫁了个没心肝的,那还不如趁早离婚算了!)

    如果我们真的能体会到要克服第二个四分之一对彼此都是非常辛苦的事,而不要只是整天抓著道理不放(譬如:夫妻要嘛同甘共苦,要不然在一起挂个夫妻名份骗谁),我们或许会有耐心一点一滴地在地雷区内小心摸索著过活。这样过个十年或十数年,才有机会摸清楚彼此地雷区内的状况。没耐性或爱讲道理的人又会说:「你到底有多少心事,干嘛不一次说清楚?」真实的人怎麽可能一次说清楚所有的禁忌?禁忌就是碰到痛处才会叫,事前要他说,他还以为你是他肚裡的一条蛔虫,什麽都不用说就明白了嘛!古书不是说过吗,「秀外慧中,冰雪聪明」(所以所有的丈夫都怨妻子不够体贴)。近代书也说过嘛,「钢铁男儿,绕指柔情」(所以所有的妻子都怨丈夫不够温柔)。更何况,恋爱的时候不都是很会替对方想吗,很知道对方的心事吗(嗳!那是第一个四分之一呀!有没有搞错!)

    好啦,委曲求全,碰到地雷只能自知没趣,夫妻「相敬如宾」,这样彼此折磨下去有什麽意思?Well, 假如想要和任何人有较深入的相处,这本来就是要通过的一段历练。你急什麽!人只要相处久了,彼此的诚意逐渐有信心,彼此了解愈深愈细腻,愈可以轻鬆地往来于地雷区。但是,这过程总是要花很多心力,不可能不劳而获的。我问一对同居了几年的年轻人:「会不会彼此伤害?」他们回答:「我们没有结婚,不会彼此伤害。」那,不结婚多好!是呀!已婚的人也可以当作彼此是在同居,彼此解除对方的义务,享受同居的自由自在与彼此的尊重呀!婚姻只是一种口头的承诺,怎麽说都替代不了共同生活过程细细密密的事实。反正只要不犯「义之与比,虽千万人吾往已」的霸气,日子就可以过得较平顺;只要相处够久够深,就会在彼此扶持的过程中有一份深厚的情份(不是「爱情」而是「恩情喔」,爱情总会随著岁月而褪色,结不结婚都一样)。人就需要一个伴,生病的时候,寂寞的时候,闷得发慌的时候。要有个伴就要付出,就要学习接纳对方,学会尊重对方。

    那麽,遍体鳞伤地熬过了第二个四分之一以后,后面两个四分之一还熬得过去吗?是呀!结婚还真不是轻鬆容易的事呢!不过你放心!只要学会安然度过第二个四分之一,你就学会在对方地雷区内野外求生的本事了,而共同度过后面两个四分之一的基本窍门,其实已经暗藏在这个最艰难的第二个四分之一裡头了。不过不要大意,不小心碰到新佈或新长出来的地雷时,别惊讶,别慌张,别埋怨,别气馁。生活在一起就是这麽回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无招可以回应时暂时静默。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忽怠惰。生活在一起,没什麽难的啦 ⎯⎯ 如果你把对方当室友,怎麽可能动不动就得罪他?

    搞了老半天,干嘛不同居就好?Well, 陪著小孩子长大有多好玩,多窝心,你知道吗?下一讲告诉你!

    Part IV:一些提醒

    假如太太不太喜欢陪先生回家,先生必须要能体谅。婆媳之间不由自主地会有一些紧张,不是善意就能解决的。如果你太太不喜欢回你家,把你家人请到你们小俩口的家,你的太太压力会比较小,婆媳相处起来也会比较愉快。不要野心太大,夫妻情感都搞不好,还一时一刻地马上要搞一个「情感融洽」的大家庭。想想看,你对她爸爸真的可以做到「情同父子」吗?如果你做不到,为什麽她就做得到?

    每个人都有偷懒、软弱、情绪化的时候,只要不是持续性的,偶而纵容(或体谅)他一下。家事大家都要分担,如果有什麽事看不惯,可以协商请对方用他的方式在大家都还可以忍受的时段内解决,或者自己去做,就是不要逼迫对方非得在特定时刻裡用特定的方式完成不可。

    让对方用他的方式关怀你和小孩,觉得不妥时可以商量,意见不合时要有能力倾听,但是不要用命令的语气逼对方用你指定的方式表达他的关怀。

    尽量给彼此保留个人的情绪和风格的馀地,减少彼此没必要的压力。不要动不动就要彼此「兼併与消灭」彼此的个性。

    Ending:夫妻是朋友,是两个独立的生命。而不是一个霸主,和一个奴僕。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bbh.cn/2015/12/15/1159.html

    更多日记文章:
  • *
  • *
  • 285
  • Copyright © 2014-2017 SM美女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0230号-1 本站已安全运行 2031 天
    站长QQ:284363829 65 queries in 0.54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