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注册
站内综合搜索:
标签云:
  • 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 您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正文

    让孩子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好文章

      编辑: 日期:2015-12-13分类:日记 阅读:11 Views共2273个字
    正文内容

    让孩子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好文章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麽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没有五感体验,哪有五感书写?

    「你觉得台湾海峡的风,与太平洋的风,有甚麽不一样?」

    小学生闭上眼睛,用心听风,然后缓缓说出:「太平洋的风,比较长。」

    这是华南国小陈清圳校长与他学生的对话,如诗一般的对话。

    两年前与陈清圳一起受邀,参加报社主办的写作座谈会。我心底狐疑,一位唸生态的校长,懂写作吗?但2015年与他同游英伦,听完他的故事后,我彻底折服了,他懂写作教学,比我还懂!

    在接受民视专访时,陈清圳有点激动:

    「台湾的孩子跟真实的情境脱节了。也就是说,他所学习的全部,都只是套装知识。但从心理学从生理学,一直到哲学,都是告诉我们,孩子必须从真实世界,然后走向抽象世界。」

    所以陈清圳带著学生骑脚踏车环岛,在岛屿的两侧听风;陈清圳还带著学生在社区溯溪,孩子踩著沁凉的野溪,见到激流中奋力摆尾的小鱼,却触摸到居民丢下的垃圾、与农药瓶,十岁的鼻腔闻到废弃物污浊的气味,孩子小小的心灵被震动了,于是他们决定摊开大地当稿纸,用公听会命题,拿麦克风开始书写:「各位叔叔阿姨婆婆,我是华南国小的学生,我今天要来告诉大家,我们社区有一条美丽的嵙角溪…。」

    稚嫩的童音很小声,大地却安静了,叔叔慢慢放下手机,阿姨竖起耳朵,老婆婆拼命点头,他们决定组织巡逻队,自己不丢垃圾,也不淮别人玷污自己的土地。然后,五个社区结盟签约,不丢垃圾,也不再使用农药,于是,果园的水果虽然变丑了,却卖了更高的价格;溪流变乾淨后,溯溪跟观光增加了社区的收入,年轻人开始愿意回来,社区有了生机,自己的学校也不用被废校了。

    这一篇小学生写的作文,你要打几分?

    裡面没有过多的修辞与技巧,却是扎扎实实的「五感书写」,经过眼、耳、鼻、手、心验证的一字一句,都强大到可以撼动世界。

    一位香港的朋友,上个月分享他孩子到台湾农村体验后的改变:「整整三天,他的脚泡在稻田的泥巴中,小手还被稻草割伤过,但最后一天,当他尝到自己辗壳烹煮的白米饭时,他竟然扒完碗中的每一颗饭粒,然后对我说:『妈,如果你慢慢咀嚼,你会发现,米是甜的。因为你知道,每一粒米 都是清晨冰过、中午晒过、晚风凉过,土地送给我们的礼物。』我真的吓呆了,他以前只会用好跟不好来形容一切,但现在竟然会感觉、感动、还有感恩了。」

    如同这个朋友所说,没有五感体验的文章真的无法感动人。

    前两年曾担任一全国写作比赛的评审,当读到只有堆砌资料与修辞,却没有个人经验的作品时,总觉味如嚼蜡。但看到书写自己所见、所听、所闻、所做、与所感的文字时,总能马上感受到作者的真诚。当然,最后雀屏中选的,一定是后者。

    最近触动我和全体国人五感的,是校园开始挂起代表空气不良的「红色」与「紫色」的旗帜。于是我要求学生针对这个现象为文,大部分学生都只是複製柴静纪录片《穹顶之下》有关PM2.5的报导,只有一个学生花了一个週末,坐车到台中海滨,用他16岁的眼耳嘴鼻去实际感受,写下了很有画面的文字:

    「我终于抵达全世界最大的燃煤发电厂,在咸咸的空气中,四座250公尺高耸入云的烟囱,被海风吹的左右摇晃,虽然被漆上了活泼的红蓝绿色,但吐出的黑烟,却随著东风,慢慢地往我居住的方向飘送,听身边的游客说,风大一点,会吹到埔里,若风小一点,会停在台中市上空。医生说我的气喘与鼻过敏,跟这些黑烟有关系,那怎麽办?我们每天都要用到电,我们能够不继续排放黑烟吗?」

    收到这篇令人悚然的文字后,我彷彿被他生动的描写带到现场,然后希望他收集更多资讯,去回答自己文末的发问,最后他在文章后面加上:

    「原来那黑烟是燃烧生煤造成,占了台中市66%温室气体排放量,如果我们转换以天然气燃烧,将可减少60%的炭排放,但用天然气发电成本至少多1.5倍,报纸说,日本废核后,因受不了天然气发电的高成本,大幅度增加燃煤发电;德国减核后,也主要靠比台湾生煤品质更差的褐煤发电,结果空气污染都变得越来越严重。从发电厂回来后,我又到医院看气喘,医生说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不淤不酒的家庭主妇,但她已是肺癌末期,医生说,台湾一年约有一万人因肺癌死亡,她可能是空气污染的受害者。我在医院浓烈的药水气味中,不断地思考成本的问题,到底是换用天然气发电成本较高?还是让国人不断在空气污染中倒下的成本较高?台湾有可能在经济越来越没竞争力的环境下,选择污染少却高成本的能源吗?」

    从真实情境回来的学生,五感被开发了,热情被挑动了,如同陈清圳校长在其著作《一双手都不能放》中提到: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麽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是的,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但是今日的作文教育,往往还是停留在教室裡的稿纸,经验与外面真实世界没做连结,敏锐感官没被启发的孩子,书写著无感的题目。所以,有没有可能,让他打开窗,看一看这个在生存与环保中抉择的世界,闻一闻充满PM2.5粒子的空气,或是走进传统市场,听一听几百辆机车同时发动引擎、和自己呼吸困难的声音,然后他的肺可能会催促他的心、他的笔,赶快写点甚麽。

    陈清圳校长在书的最后语重心长:

    「如果我们要拯救台湾到处被破坏的土地,那就必须先拯救濒临绝种的指标物种--那就是自然中的孩子,但孩子没有选择权,有选择权的,是我们大人。」

    是的,是我们大人,是我们关闭五感,假装生活永远高于生命,但要让孩子的生命有高度,我们就必须让他们在生活中有深刻的体验。

    所以,下一堂的写作课怎麽上?真的,孩子没有选择权,有选择权的,是我们大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bbh.cn/2015/12/13/1129.html

    更多日记文章:
  • *
  • *
  • 769
  • Copyright © 2014-2017 SM美女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0230号-1 本站已安全运行 2030 天
    站长QQ:284363829 63 queries in 0.4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