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注册
站内综合搜索:
标签云:
  • 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一个男人的故事(二)

      编辑: 日期:2015-01-22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19 Views共2133个字
    正文内容

    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既非天纵英才,也非胸怀大志之辈,相较於野心勃勃一心一意想创业的天生企业家,我的创业是个偶然,非常急促的偶然。1985年底,满心愤恨辞职,咬牙大骂「不干了!太过分了!」的时刻,我根本没有任何创业的念头,不只因為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也因為家无恒產根本没有创业的本钱。

    退伍前夕,许多预官同期忙著考托福準备留学,我则丝毫不敢有出国的妄想(谁想得到,后来居然為了生意年年出国,几乎跑遍世界,严重到了惧怕搭飞机的程度)。父母卖掉唯一的房子供儿子留洋的故事(若是女儿,不太可能这麼做),在那个年代的确不少,然而我是个早已没有父亲的人,出国留学?想也不必想,只希望早日找著工作帮忙赚钱养家,让多年来以泪洗面的母亲,对这个求学期间胡搞瞎搞的叛逆儿子,再生希望。

    恨老板不算新闻,因為恨老板而选择创业似乎也不能算新闻,现在如此,过去当然更為普遍。在那一週上班六天、一天上班十一小时的年代(八小时正常日班,三小时正常加班),台湾几万家外销工厂创造的经济奇蹟,我不能认同為政府或企业家的功劳,那是数以百万计被剥削的工厂劳工所创造的,如同现今大陆的情况一模一样。对於那些吹嘘功劳的高官们,我不屑一评,而所谓的企业家们,又有几个敢摸著良心说,我对得起我的员工?我付了该给员工的酬劳?

    举个例子,微露冰山一角。以往工厂工人都是底薪制,加班则有加班费(X 1.33倍),表面上好像合理,其实不然。一个作业员月薪五千元(我没写错,当年就这麼多),底薪通常只有三千甚至更低,外加交通津贴、出勤津贴、绩效奖金、全勤奖金、、、,凑足五千,各家工厂名目不同,眼花撩乱只為了一个目的,变相剥削劳工。怎麼个剥削法?那年头,家家工厂都爱加班,旺季的时候加班赶工,以免淡季员工过多,这当然没错,员工也都爱加班,因為薪水不够用。想要结婚买房子,不拼老命加班那来足够的钱?台北县随便一间小公寓都要两百万,要多少个五千元才能凑齐自备款六十万?

    不合理的在於加班费的计算方式,劳基法规定加班工资乘1.33倍,好像很不错对不对?错了!以前工厂的加班费都是以底薪计算的(现在说不定还存在许多),3000元(底薪)/25(工作天)/8(小时)*1.33(倍)= 19.95元/加班小时,请比较一下,如果以月薪计算每个正常班小时工资该是多少?5000元(月薪)/25/8=25元/正常工时,看见没?乘以1.33倍的加班工资比正常班工资还低得多,可怜不可怜?那可是无数家庭主妇抛家弃子夜夜加班的代价。多年下来,这惯例都没人发现吗?我问过一个从作业员干起、在工厂待过数十年的老班长,你们难道不会算吗?他告诉我,很多作业员的确不会算,会算的都不干了,或者因抗议而被辞退了。不要说抗议薪酬,当年不配合加班的工人,二话不说,一定马上被告之,回家吃自己去。

    所以多年来,我从来不敢自称老板,更不敢自称企业家,因為我心虚。台湾的老板们多数对不起员工,好坏当然有差别,差别仅在於够不够称之為混蛋而已。如果你是彰化人,天天经过那一家毒气薰天的化工厂,数十年如一日,你绝对不会尊称那位企业家為经营之神。如果你曾经被保险公司的美丽高薪引诱过,在保障人们一辈子的满口谎言下,经营过个人拉保险生意(公司绝不负责),那麼你一定有深刻的体认,许多企业的瑰瑋大楼和政经实力,都是昧著良心的金钱所堆垒。

    可能是我倒楣吧!我做过的几家工厂,老板都是混蛋,或加三级。第一个老板,把每个员工理所当然当做佣人,上班时刻呼来唤去打扫厕所也就算了,星期假日叫到家裡清扫刷洗游泳池,没付半毛钱乃是正常不过。我这个大学毕业的则是充当免费家教(这点钱也要省?),负责教那个已经废掉一半的国中生少东。第二个老板,经营不善还掏空工厂,积欠员工数月薪水之后,在春节期间卷款潜逃国外。第三个老板是我的上司厂长,这是家大公司,仅是一个课长的我,当然见不著大老板,我努力工作(一个月打卡工时近300小时)的下场,是沦為高层斗争的工具,而后被扫地出门。这家工厂做的是碳素纤维网球拍,前仆后继的、数以千计的女工们,那一双双饱受碳素纤维毒害的秀丽小手,至今仍然在我的脑海中晃动。

    最后一个老板更加离谱(啃完这根稻草,够了!我终於看破了),他原本仅是一家不到五个人的小小家族式贸易公司,玩玩纺织配额和杂货出口,根本赚不了钱,窝在南京东路一栋破大楼裡茍延残喘。因缘凑巧机会,搭上美国反拖拉斯法解散AT&T的机会列车,投资了一百万,找了几个年轻人,租了一间地下室(不合法的地下工厂),胡乱製造起电脑通讯连接器。我说「胡乱」可不是乱说,因為產品都是仿冒品,项项违反美国大厂专利。现在这类工厂都还在,在大陆,继续製造台商经济奇蹟。

    我当时并不知晓,以為凭自己的努力升了厂长,无限荣耀,还特别打电话告知母亲,让她分享多年来的首次骄傲。后来才明白,我又一次被利用了,怪不得刚进工厂的时候,同事间的关系颇為尷尬,原来我是一个备胎。这个老板利用完了那几个年轻人(他们可是拼死拼活為工厂,数年来没有日夜),把与他们签订的合作契约一手撕了,这契约当然是法律无效的。这几个年轻人愤而离开自行创业,而我并不知情,接手了厂长之后,我一贯性的努力工作,日以继夜。

    最终,当然我也是失败了,离开了。

    请续阅:一个男人的故事(三)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bbh.cn/2015/01/22/136.html

    更多短篇小说文章:
    你可以对""发表评论
  • *
  • *
  • 786
  • Copyright © 2014-2017 SM美女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0230号-1 本站已安全运行 2030 天
    站长QQ:284363829 63 queries in 0.4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