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注册
站内综合搜索:
标签云:
  • 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网 > 正文

    性骚扰受害者的性解放

    正文内容

    性骚扰受害者的性解放我第一次与异性性器的直接亲密接触经验,是甫出生时通过母亲的阴道;第二次,则是17岁,那时候台北学运社团还时兴一股「(经过歪曲而绝非学理意义上的)性解放」,几次被社团学姐半推半就地,抓著我的手去接触她的性器,说是伙伴间身体上与私关系的亲密、相互敞开,才能够达到政治上及公领域真正的互信。

    我清楚记得,在那些时候,我都明确地答了「不」。假使按照今日的性别平等意识回头去看,无论宽鬆或者严谨的标准定义下,那都是一个性骚扰,或者性侵害。但我从来都不这麽说。

    这个经验,我曾经在几个场合试著讲述,但都要努力避免各种来自听者的「受害者」投射朝自己身上扑来。人们善于用一种同情而富有温暖的眼光望著你,期待你接受这样的同情,又或者,他们会点点头,肯定这受害者「走出来」了。我不把那段记忆,定位为一个「性骚扰」或者「性侵害」的经历,因此并不是对历史的拒绝、否认;而是藉由自己经验过的历史,我要拒绝现在的人们,对我经验的武断理解。

    那些暂时不加以命名的「 」事件,所带来的困扰(如果不是痛苦的话),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是事件「当下」的不舒服、或者意愿的违背,而事件的意义总是被大于事件的其它的事物所决定的。

    已经很常见的一种重要提醒是,「性骚扰/侵害」的「伤害」主要来自社会建构,意即,因为当前社会文化将「性」看得极其特殊,性伤害,故而比起一般其它的伤害,更为严重、难以复原。因而,越是极端的保护(包含各种防止「性伤害」之措施),就越是强化「性」的特殊、珍稀,更强化「受害者」所受之「伤害」。换作白话,走在路上,被强盗持刀划破手臂,绝对也是惊恐万分、甚至会带来一段时期的心理阴影,但是,社会并不会因而预先将你视为万劫不复,被夺去了一辈子无法复原的那个「 」的可怜虫。

    再者,当我重新反思了我的困扰与不舒服,「 」事件之「伤害性」的社会建构,时间点上也并非仅止于事件过后的事后追加,还包含了更早的、更複杂的因素。举例而言,作为就读中学的、未尝「禁果」的生理成熟男性,感受到在面对比自身更加有经验、成熟、积极而主动的女性时,所自然表现出来的无力。这个无力,包含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握度、欲望的了解、自我期许与实践能力的落差、以及(传统上)男性应该採取主动的期待,这个期待无法在自己身上得到满足。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广州包包批发市场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bbh.cn/2015/01/17/93.html

    更多热点资讯网文章:
  • *
  • *
  • 301
  • Copyright © 2014-2017 SM美女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0230号-1 本站已安全运行 2033 天
    站长QQ:284363829 63 queries in 0.464 seconds